1.jpg

1月9日凌晨5點,常熟一名老父親殺死兒子。時隔30多小時,在離事發地不遠的一張露天桌子上,有村民自發為這名老父親簽名請願,希望法院能夠從輕發落。

這名老父親,朱水根,稱得上當地最有威望的人。

年輕的時候,他是南浜大隊大隊長,幹活的一把好手。身為大隊長他總是勤勤懇懇帶頭乾,種稻麥種蔬菜,他挑著草泥擔頭在田裡帶頭走。

當時周邊十個生產隊,南浜村是響噹噹的先進。

困難年糧食不夠吃,村里鄉親去找他,有救濟口糧他總會盡可能多分一點。分田以後搞村企幹工業,他又是一把好手,帶著大家脫貧致富。

他也是一名老黨員。在南浜大隊這一片的人眼裡,他學歷高,人聰明,有經營頭腦,有責任擔當,稱得上德高望重。

遇上大小事務,他是主事人,早些年大隊裡哪家辦紅白喜事要藉桌子借凳子,大家都全聽他統籌調配,安排得妥妥噹噹。直到現在,誰家有個什麼事情,也都要找他商量拿主意。

老父殺死“啃老”兒子後自首三百村民聯名為其求情

然而這些年,他越來越佝僂了身子。

“走路抬不起頭來,有時候我見他,還會莫名地嘿嘿一笑。現在想想,那是他已經處在崩潰邊緣的前兆了。”婦女大隊長王春燕說。

在家裡,他當了半個世紀的頂樑柱。然而終究也是老了,心肌炎和腰疼困擾著他,還有別人說不上的毛病,大家只知道他要吃很多藥。就前一個夏天,他臥床整整兩個月。

街坊感慨,臥床兩個月期間,孫子是他老伴接送。兒子從未出現。“每當他出現在這個家裡,就是沒錢了,”周文榮說。

過年,都是老兩口和兩個孫子自己過。

老父殺死“啃老”兒子後自首三百村民聯名為其求情

說起這家的不肖子,村里人都一個勁搖頭。長得真是好看,白白淨淨,細皮嫩肉,人又高,跟個明星一樣,可是說得難聽點,就是好吃懶做。

村里人知道他兒子在外面人稱“朱公子”。網絡流傳著一個朱志強生前的小視頻,他和七八個男人赤裸上身,排成一隊雙手叉腰跳舞,朱志強的脖子裡還掛著一根又粗又長的大金鍊子。

說起他的賭博劣跡,和他同輩的錢軍回想起來,他是十六七歲就開始玩著紙牌的,誰知道後來越賭越大。

1月8日,有人上門要債。1月9日凌晨,朱水根殺死朱志強後報警。

1月9日晚上,三塘村很多村民都沒有睡著……“我想想小水根進去了,他的老婆怎麼辦,兩個孫子怎麼辦,想想真是合不攏眼。”70歲的金桂金老人說。

老父殺死“啃老”兒子後自首三百村民聯名為其求情

1月10日早上,南浜大隊的村民們主動聚集在一起,由孝友中學退休的王老師和周老師起草,寫好了給法官的“請願書”,希望可以從輕發落這位可憐的老人。

請願書中有一段這樣寫道:被殺之子朱志強是一個從小就好吃懶學、好吃懶做的不肖子孫,吃喝嫖賭五毒齊全。使用家庭暴力先後打走兩個老婆後,丟下兩個年幼兒子,自己混跡社會,常年不歸,纏上了好幾百萬的債務。去年底,為讓他回心轉意,朱水根夫婦東借西湊替他還掉了142萬。他曾跪地對天發咒:“再賭殺死我”。然而最近他在外又欠下了120多萬的借款,討債人連連上門催債逼債。討債人白天來,夜裡來,拿了擴音器到處高喊“借錢還錢,天經地義”,甚至半夜砸門砸窗,恐嚇威脅,搞得朱水根夫妻半夜不能睡,飯吃不下,神經極度緊張、血壓拼命上升,生活在陰影中。事發當天,又有人上門逼債,且借債數額借還雙方嚴重不符。

截至下午四點,已經有超過300人簽名請願,數字還在持續增加中。朱水根無疑是個好人。我們理解這位“大義滅親”的老父親,理解他恨鐵不成鋼的痛。

但解決問題的方法有很多,他卻選擇了最決絕的那一種。他的做法注定了悲劇。

任何人都無權剝奪他人生命,即便是親生父母。

無論我們有多同情這位老父親,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等待他的將是法院的裁決。

想收到更多趣味新聞?請按讚!